曾庆红内侄女王晓玲利用纪委贪腐被起底

  • 时间:
  • 浏览:130

  首页
打开新窗口曾庆红内侄女王晓玲利用纪委贪腐被起底

  【大纪元2016年0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中共江派大佬曾庆红的妻侄女、前广州纪委书记王晓玲已在去年底被免职。王曾被原广州日报社长戴玉庆等实名举报,因抵制王晓玲插手广州日报的业务,戴玉庆招致对方打击报复。因戴案,王晓玲也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上。有媒体起底了王晓玲利用纪委贪腐的内幕。

  

戴玉庆举报王晓玲贪腐

 

  王晓玲是江派二号人物、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妻子的侄女。王晓玲2007年7月起担任广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2011年12月任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据报,在曾庆红跟随江泽民后,王晓玲的仕途就突然一路高升。

  陆媒2015年11月3日报导,11月2日下午,广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刘连生主持召开市纪委常委扩大会议。此报导也说明王晓玲已不再担任广州纪委书记。

  因戴玉庆案牵涉到王晓玲,引起外界极大关注。戴玉庆多次举报,他因为抵制王晓玲插手广州日报的业务,招致对方打击报复。其称在接受广州纪委调查期间,他迫于强大压力而违心承认受贿。

  2007年6月,王晓玲由广州市副市长升任广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成为戴玉庆的顶头上司。当时,戴玉庆任广州日报社长已有一年半。

  据海外《外参》报导,戴玉庆在二审回忆,王晓玲到任后一年内的某一天,曾经要求他以广州日报社名义投资300万元给一文化基金会。在其出具了市委宣传部的公函,并经广州日报社委会讨论后,戴玉庆满足了这一要求。

  戴玉庆称,该文化基金会涉及一系列国企单位,它们均在王晓玲任广州市副市长期间成立,每家都向该文化基金注资了几百万元,但这家基金会从未对外披露过资金运作情况。他怀疑王晓玲与该基金会存在非法经济往来。

  此前,戴玉庆曾举报王晓玲插手广州日报报刊亭项目,将报刊亭背板广告经营权外包给其亲属控制的广告公司;并主导粤传媒全部优质资产整体上市,其亲属涉嫌股票内幕交易获利7,000余万元;介绍亲属插手当时拟建报业大厦项目工程,以及介绍亲属与广日合作低价购买新闻纸,均被戴玉庆拒绝。

  报导称,就在2011年12月,王晓玲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调任广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半年后,广州市纪委即着手办理广州日报广告经营部门系列案。戴玉庆的律师认为,此时间点很难让人不怀疑是针对戴玉庆而来。

  报导引述消息人士称,2015年2月新年前,广州几名副市级退休干部实名向中纪委举报王晓玲涉及上亿人民币的贪腐问题,中纪委给予了回复。“但不知为什么,王晓玲仍安然着陆(指其退休)!”

  消息人士还透露,广州市政协前纪委书记范松青说,王多次向有关领导要求退下后到广州市政协做主席,这样就升为副省级了。但她的要求,被省里拒绝了。据范听说,王受贿数额巨大,要什么时候查她,恐怕要看高层意思。

  

消息人士:王晓玲人为策划的伪证案

 

  多名消息人士称王晓玲对戴玉庆案的“非常重视”。消息说,王晓玲每晚都看戴的受审录像,“没有进展就破口大骂”,后来终于按王的要求拿到伪证,“王很高兴,请大家吃饭,为办案人员向省纪委请功,同时要求广州日报社支付几十万办案费用”。

  据称,参与办案人员每人都收到少则几万、多则十万的奖金,这名参与办案人士也得到几万元,“具体数字不便透露”,其他人所得到的具体数额他不清楚,“每人不等,不许打听”。

  广州市纪委另一名参加办理此案的处级官员披露说,王晓玲逼迫他们一定要让报社广告部人员作证指控戴,不配合就抓他们家人;举证拿到后就抓戴,一定要让他承认,否则抓他家人;他要是还“不配合”,就采用车轮战术审问,戴有高血压及心脏病,“这不就是说,他不承认,就休想活着走出广州白云区海联路19号(纪委办案点)嘛!”

  2012年7月,王晓玲组织了80余人的专案组,连续几天几夜不让戴玉庆睡觉。消息人士指,这是一个人为策划的伪证案。她的整个路线图就是:找人写举报信举报与广州日报社合作的广告公司—→抓广告公司负责人,逼其作伪证供出报社广告部的领导和干部—→抓报社广告部领导和干部,逼其供出戴—→抓戴刑讯逼供—→对外宣布戴严重违纪“双规”—→抓戴妻逼供,迫其用家中存款退缴“赃款”—→将戴移送司法,判刑下狱。

  

曾庆红家族的丑闻不断被曝光 众多亲信被清洗

 

  去年4月17日,戴玉庆以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1年,戴当庭表示将向广东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该案自2012年7月被广州市纪委立案调查至今,戴玉庆案历时约33个月。处置过程漫长,可见案件复杂。检察院指控的诸多事项,引发控辩双方重大争议。

  戴玉庆在第一次、第三次庭审时,当局将戴戴上脚镣手铐出庭的情景曾引起旁听者极大震撼:对一个尚未判决的嫌疑人施以重刑械具,此举是否合法?据报,在场旁听的媒体人纷纷起立大声抗议。

  2015年5月,来自大陆新闻界、教育界、法律界资深人士等58名资深人士联署上书,要求中共当局对戴玉庆案“秉公断案”。该联署上书其中提到,对重要证人的供述以及翻供,戴的代理律师曾十余次书面及庭上要求证人出庭当面质证,但法庭却以“没有必要”为由拒绝。

  4月17日,大陆搜狐评论文章《“报业大亨”被判刑,重要证人去哪儿了?》。文章称,戴玉庆案中一个为人诟病的问题是重要证人常勇强并未出庭作证。此前声称行贿戴玉庆200万元(人民币、下同)的常勇强在一封书信中称:“我在(广州市)纪委被指名道姓逼迫编造的,这么明显的谎言都能成为事实。”“我对戴社长的内疚,今生都难以消除。”

  大陆澎湃新闻曾以题为“广州日报原社长戴玉庆案二审,再次检举市纪委原书记”报导。因文章披露了戴玉庆指控的打击报复、制造假案的王晓玲,最后此文被中共网信办要求删除。

  据报,从2003年起举报王晓玲的约有几万件次。港媒《东方日报》曾报导,在曾庆红当权时,“王晓玲无人敢惹”。但在民间,她称得上“民愤极大”,对她不满、执意要“惹”她的大有人在。

  据报,已落马的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朱明国和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都曾是王晓玲的大后台。朱明国和万庆良当时保王晓玲,都是冲着曾庆红去的。

  目前,被喻为“庆亲王”的曾庆红已成当局“打虎”的目标,曾庆红本人及其家族的丑闻不断见诸媒体,众多亲信被清洗,处境不妙。此外,还有报导称曾庆红已被监视居住。#

  责任编辑:高静

猜你喜欢